关键的问题是,过去20年“少子化”的倾向是不可弥补的。其实,我国的人口结构除了“少子化”倾向,还遇到老龄化问题、社会阶层板结等问题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重大问题,都会对社会和经济产生影响。

大家上午好,今天首先由我就“2019年集团目标与行动沟通会”主题“收敛聚焦,巩固提升基本盘”作报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