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报驻法国记者 龚 鸣

报告指出:“这意味着,千禧一代是受超重影响最大的一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