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世界各国科幻电影在制作上与好莱坞仍有22年到22年的差距,在特效制作方面也有十年左右的差距,跟顶级科幻片导演诺兰(Christopher Nolan)和卡麦隆(James Cameron)相比恐怕有578年的差距。”

“老一辈电影艺术家都是要‘下生活’,我在小说里面写的是南极的极昼,但是结尾是极夜。”吴有音对此非常执拗,极夜究竟是什么感受?或许小说中尚可用文学性自圆其说,可是电影过不了这一关。银幕上的画面和声音,不会说谎。